傳媒學院
本科生教育 - 學生作品 - 攝影 - 正文

最后的金蓮

發表于2015/05/17

1 崔明嵐老人的 三寸金蓮

 

 

2 給我展示她和她老伴的照片

 

 

3 93歲的她還是一個人梳頭發

 

 

4 崔明嵐老人在纏腳

 

 

5 她的女兒給親手做了一雙新鞋,但它從沒有舍得穿過一次

 

 

6 磨成了崔明嵐老人的歷史見證

 

 

7 廚子和臉盆是她結婚時唯一的嫁妝,到現在已經80多年了

 

 

8 老人是有信仰的,崔明嵐幾乎每天都要燒香

 

 

9 除了做飯和一些沉重的活之外,其他的都是崔明嵐自己完成,洗一次衣服讓她上氣不接下氣

 

 

10 勞動永遠是這一代小腳女人也放不下的,崔明嵐老人在整理家門口的草剁

 

 

11 他們比比看誰的腳纏足的最小

 

 

12 村子里的小腳老人和大腳女人經常這樣做在一起聊天

 

 

13 家門口都是年輕的人,沒有人陪她聊天,她只好離去

 

 

14 電視成了崔明嵐老人的唯一伙伴,雖然眼睛不是很好,但是偶爾還是會看的 

 

 

15 窗口成了崔明嵐老人的另一個世界

 

 

16 她的這個親戚一有時間就來陪她聊天,她非常高興

 

 

17 崔明嵐老人在重孫子的扶持下艱難的走出來

 

 

18 崔明嵐和一個剛從日本回來的的外孫女聊的不亦樂乎

 

 

19 她的女兒和外孫女共同給她剝橘子吃,她非常高興

 

 

20 她的一個外孫女來了,雖然她插不上話,但還是很高興

 

 

21 每逢過生日,子孫們都與崔明嵐老人歡聚一堂。也是她一年當中最開心的一天這是明嵐老人的93歲生日

 

 

22 四世同堂崔明嵐老人的一家

 

 

23 兒女們要走了,崔明嵐老人出來,送別

 

 

24兒女遠去,她還是一個人望著遠去的方向,依依不舍的樣子

 

 

25這是她一個小重外孫誕生了,她看了相片非常的激動

 

 

曹婷 89歲, 6歲時纏足。 有6兒2女, 老伴大自己3歲還健康的在世, 這是一個幸福的家庭 。兒女們都特別懂事, 雖然曹婷和老伴年齡大了腦子不記事了 ,但身體還不錯曹婷還是像別的老頭老太太一樣冬天就拿個小板凳去曬太陽, 跟老頭老太太們聊聊天。 夏天拿個大扇子在樹底下乘涼 ,等著兒女回來吃飯。 因孩子們都已成家, 兒女們商量輪流做飯一家一周 。
曹婷講到自己的裹腳年代還記憶憂心 說;一輩子也忘不了那時侯受過的罪,因為那時侯才6歲不懂事沒少流眼淚。曹婷還記得那個年代有那么句民間諺語說:“裹小腳一雙,流眼淚一缸”。“三寸金蓮”名字雖雅,但卻是女孩子以健康為代價用血淚換來的。纏足開始的年齡,各地不同,大概從4、5歲開始,耗時3、4年,到7、8歲初具模樣。曹婷說從還是孩子時開始就以熱水燙腳,趁著腳還溫熱,將腳拇趾外的四個腳趾向腳底彎曲,緊貼腳底,并在腳下趾間涂上明礬,時間一長,腳纏得弓彎短小,使腳底凹陷,腳背隆起,腳的長度會被縮短。

 

 

馮曉梅,84歲,8歲時纏足,17歲時出嫁。她的命運很好也很慘,因為她改嫁過一次至今還記得娶親那天的情形,嫁給比自己大兩歲的新郎官是坐花轎來迎娶她的,新郎騎著一匹大馬,很是威風。如今談起她的第一次結婚,馮曉梅滿臉掛著笑容。人命由天,她的丈夫在她29歲的時候因病去世。一雙小腳注定她得依靠男人,于是她只好再次改嫁,幾經磨難活到現在。

如今,馮曉梅老人再也不愿提起過去的日子。她的的生活也好了起來現在過的很幸福兒孫滿堂,兒子們已都搬進了新蓋的房子,孤身一人住在老屋里還有院子可以種菜養花。并且她都每天戴起老花鏡,繡小鞋——有緞面的,也有絨面的,精致小巧的繡花鞋做了十幾雙,說是怕在過幾年看不見,沒法自己做鞋,就沒有新鞋穿了。

 

 

黃美萍 89歲 10歲時纏足 。18歲出嫁,丈夫20年前去世。她18歲嫁到泉莊鎮沙地村,她說:結婚之前沒見過丈夫,結婚那天才知道他快30多歲的人了,但黃美萍是坐著轎明媒正娶的。不過,黃美萍這大半生挺不容易的,談起過去的日子,黃美萍只說一個“苦”字,便不愿多談。之后哭了。

如今黃美萍過的日子好了,和兒女生活在一起每天不愁吃照顧的也很周到,家里人丁興旺,孩子們都很孝順,3個兒子2個女兒、2個孫子、1個孫女和3個重孫女。兒子們長大了,黃美萍也慢慢變老了,惟一沒變的是她樂觀堅強的性格。因此的他的身體很健康還經常做點家務活,基本上沒有給兒女添太多的麻煩。  黃美萍說:“俺要爭取干到100多歲,爭取要做白歲老人。

   

 

 

 

 

   

 

 

劉勤葉”,90歲,10歲時纏足,15歲時出嫁。纏足已經到現在為止已有80年了,在解放后由于當時纏足的厲害也沒有放開。在那個特殊的審美標準的年代里,天生麗質又纏得一雙好腳的無疑是個標準的美人,但命運卻偏偏給她帶來了額外的負擔。15年前丈夫去世,兒女也都搬到外地去了,一年回來看她一次,所以只能自己一個人獨守著自己深愛的、用一生的奮斗換來的家產——老屋。

說起纏足葉對當時的情景,記憶猶新,為了此時還哭過好幾次,痛的幾天都睡不好覺更何況走路。現在這雙被裹過的小腳早已變形,兩只腳的大腳趾已被擠壓得完全錯位,其他四個小腳趾更是粘在一起,無法分開。劉勤葉說,那個年代流行“小腳嫁秀才”的說法,各家的閨女都要被纏足。“腳被一條長約五丈的白布裹好后,睡覺都不能放松,一直要穿著睡鞋。”還聽劉勤葉講那時侯,大部分女孩子都有一手好藝,幾乎每個女孩子都會。由于男人每天都要出去干活養家,天亮出發黃昏才能回來。劉勤葉那時也很能干,也是每天天還沒有亮就起床織布織線的為家里添加一點點油錢。但是現在不行了,眼睛也昏花了,做一雙鞋都需要幾個星期的時間(因為現在小腳鞋很難買到童鞋不合腳,所以只能自己做鞋)。她說現在真是受罪,每天都一個人生活也沒有照顧的腿腳也不聽使喚,國家也不管。真是受罪的人。

 

 

劉裕眉  86歲,7歲時纏足,18歲時結婚。嫁給了比自己大5歲的陳國翔。生有一男一女。聽劉裕眉講:那年為了生活為了這個家她丈夫陳國翔當了兵,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她丈夫音訊全無,全家都在為他擔心,那段時間是劉裕眉最難熬的日子。后來,劉裕眉終于有了丈夫的音訊——原來陳國翔一直外省打仗,寫給家里的信也沒能收到。劉裕眉說,當時村子里共去了8個人,有3個人犧牲了,回來5個人其中一個人殘廢,還好陳國翔安然無恙,要不還不知道怎么生活下去,由于陳國翔在部隊里表現良好,并且還立了三等功。

她說;現在好了生活總算過的去,兒女都成家立業,并且都給她生了孫子,她也沒有什么牽掛雖然他們都不在身邊,基本上是一年來看他們一次。還偶爾給他們寄點生活費,在加上他的丈夫陳國翔當年當過兵還立過三等功,政府也有一點補貼,他們的生活過的很緊緊有味。雖然生活在這破舊的老房子里,但是生活在很開心,很幸福身體也很健康,可以很好的照顧自己和自己的丈夫。兩位老人在經歷了一生的波折坎坷,在這里安享最后晚年。

 

 

譚穎 83歲,9歲纏足,17歲時結婚,丈夫12年前去世。現在和女兒共同生活在一起,生活的很幸福。當譚穎老人談起纏足,顯得有些難過。她說,她的腳和母親一樣受纏,母親不僅自己有著一雙精制的小腳,還為譚穎纏了一雙好看的小腳。至今譚穎還忘不了纏足的日子:二尺布從中間沖開,纏住、縫上,穿上木底鞋,雙手扶墻,痛得渾身打哆嗦,真是另人難以忘記那段歷史、、、、、、

現在譚穎老人和兒女們在一起生活,有幾畝田地。身體健康的很,還經常幫助兒女下田地種菜干活。她還有一個一技之長就是繡花繡的很好,為了給家里增加點收入,她就做點零活開始在家里繡花。兒子還說她:家里又不愁吃穿的你做這個趕什么呢還賺不了多少錢,由于她的性格,兒子拗不過她,只好每天讓她做點,老人可能太清閑了這是打發時間的最好事情。

現在的她每天都會繡一點,并做得自得其樂。

 

 

夏秀瑩,88歲,8歲時開始裹腳,12歲時出嫁,生有三女兩男,丈夫20年前去世。由于腿腳不好,很難走路,所以基本上不出門。由于兒女一直都在外地,基本上不回來看她,幾年才一次,沒有照顧也做不了飯,都是靠鄰居的施舍,贈送一點飯每天維持生活。這樣的日子從10年前一直到現在,她是村子里老人中最可憐的一個。說起裹腳她更是生不如死,骨頭纏斷了,每天都纏著布,每天都要換,并且每換一次都比原來的緊,一天都哭好幾次,疼痛的都不能睡覺那時侯,因此她的腳纏的很小,差不多一年都沒能走路...

她年輕的時候繡花繡的很好,手也非常的巧,那時侯他是村子里的繡花能手人人都很羨慕。全家人也生活的很好很開心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幾十年。隨著年齡的增長腿、眼睛慢慢的不好也就放棄了她的喜好。隨著丈夫的去世,兒女的搬走。到現在一直一個人守侯在孤零零的破舊房子里打發最后的時光。看著的她的居住和她的生活,無不讓人同情和憐憫。

 

 

張道英,81歲,9歲時就裹腳,17歲出嫁。在那個特殊的年代里張道英說:小姑娘都要裹腳,不裹的話就嫁不出去,鄰居也會說閑話的。再那個封建社會里這是沒辦法的事只有服從的份。出嫁時也不知道自己的新郎官是什么樣子,洞房花燭夜當新郎官掀起自己的蓋頭時才知道自己的丈夫原來是一個瘸子。日子就這樣過著,雖然自己并不情愿嫁給這樣的人,可在那時侯是沒辦法的事。一年后她的娃子永順來到了這個世界,無疑這給張道英帶來了無限的希望。幾乎每個集市張道英都會用她的小腳走到15里地的集市去,賣掉她平時在家織的布換點小錢,補貼家用。就這樣他的二兒`三姑娘`小女兒相繼出生了。。丈夫與7年前離開了人世,因為大兒子在本村是位老師,所以和張道英一直住在農村 。讓張道英安慰的是兒媳婦孝順,從不難為自己。兒女們也知道老人一輩子不容易,雖住城里可每個月都回去看望老人家。

   

 

 

趙嚴玲, 90歲,7歲時裹腳,15歲出嫁。生有兩男一女。25年前丈夫去世,現在在兒子家住和兒子、兒媳共同生活在一個院子里,過的很幸福自在。身體也很健康生活也清閑。她還是很有福氣的,不僅長壽而且兒孫滿堂,也是四世同堂的一家之主。

她年輕的時候,由于丈夫得病不能干活,所以一切活都落在了趙嚴玲一個人身上,為了生活養活三個孩子,她沒夜的織布,然后趕十幾路的集市去賣掉換來幾斤糧食供養全家。就這樣她的兒孫子們都很有孝心,每有時間都會來到趙嚴玲身邊盡一份孝心。

現在一個兒子是飯店經理,一個是理發師,還有一個女兒是醫生。另有孫子都結婚重孫子都上學了。每有時間就過來看她一次,趙嚴玲大壽的時候更是搞的很風光。所以村子里都說她很有福氣。

   

 

 

作者:馬騰

 

指導教師:沈祥勝  劉虹弦  高宇

 

star
2元彩票-首页 2元彩票-主页 2元彩票-登录网